融媒體管理平台 | 點擊收藏 | 設為主頁
首 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學習強國|養育未來:新時代希望工程,照亮鄉土一片天

  編輯:      發佈時間:2020-12-31 16:30:14     部門: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    

2020年12月30日,由光明日報主管的教育雜誌《教育家》對我校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養育未來項目進行了報道,並在學習強國平台中推送。在標題為“養育未來:新時代希望工程,照亮鄉土一片天”的專版文章中,展現了養育未來項目取得的優異成績。

“養育未來”歷經8年探索,從家訪服務模式到中心服務模式,再到整縣覆蓋模式,始終秉持着科學而有效的嚴謹態度,利用隨機干預實驗方法進行了項目干預方案的設計和影響效果的評估,為嬰幼兒照護服務在農村地區的落地提供了經過科學驗證有效且兼具成本效益的方案,為我國兒童早期發展貢獻力量。


報道鏈接:

//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

全文如下:

養育未來:新時代希望工程,照亮鄉土一片天

一雙怯怯的大眼睛,目光些許遲滯,見到生人迅速閃躲開來;周圍沒有繪本,沒有音樂,沒有家人的交流和陪伴;偶爾刷刷祖輩的智能機,在推送的各類小視頻前一看就是一個小時……“為什麼農村孩子總是不如城裏孩子表現好?”看到上述場景,答案似乎有了線索。

生命早期是否具有豐富的照護環境,對嬰幼兒的語言和社會性發展具有重要影響。如何打破“寒門魔咒”,讓農村孩子同城市孩子站在幸福童年的同一條起跑線上?養育未來項目應運而生。10月13日,2020年世界教育創新峯會(WISE)項目獎正式揭曉,“養育未來”成功獲選,成為中國首個、全球第二個獲獎的嬰幼兒早期發展項目。一場關於搭建理想照護框架、打破貧困代際傳遞的科學實踐,正在大山深處勃發生機。

創設農村嬰幼兒主動發展的環境

0-3歲是大腦可塑性最強的時期,投資兒童早期發展的回報率位列前茅,被視為兼顧公平與效率的制度安排。大部分城市家長意識到其重要性,在“早教”概念盛行的20年中,完成了養育經驗的原始積累。而在鄉村地區,情況遠沒有這麼樂觀:許多家長既不清楚早期發展的重要性,又缺少有效的陪伴方法。

面對城鄉發展不均衡的狀況,2004年,陝西師範大學教育實驗經濟研究所教授史耀疆帶領團隊開始了深入的田野研究,把貧困農村地區兒童的營養與健康作為研究的第一站,證實通過發放多元維生素的方式,能有效降低農村兒童的貧血比例。

2011年,國家人口計生委培訓交流中心開始介入到研究之中。研究推進到秦巴山區,初步檢測結果堪憂:區域內均為貧困縣,6-12個月的孩子貧血比例高達49%。此前針對學齡兒童的改善辦法,能否適用於低幼兒童?“改善營養是第一步,最終還要看這種方式對孩子的認知能力、社會情感情緒等到底有沒有作用。”史耀疆告訴記者,干預比對後的結果發現:在6-12個月齡期間,改善營養對認知力改善是有幫助的,而12個月齡往後,對認知力改善則沒有明顯作用。

“用一句通俗的話説,農村孩子發展滯後的趨勢依然非常明顯。這是意識層面的問題。”國家衞生健康委幹部培訓中心黨委書記蔡建華表示,遏制或者扭轉這樣的趨勢刻不容緩,這也是啓動養育未來項目的意義所在。

走訪調研中,蔡建華常會與貧困家庭接觸。父母外出打工很少回家,也會給孩子買回城市裏價格不菲的玩具,然而這類玩具對嬰幼兒認知和情感能力的獲得與發展並無太大益處,祖輩的育兒觀念也停留在“吃飽玩好不生病”的狀態。他特別強調養育未來“並非早教項目,而是一個促進兒童發展的項目”,針對農村地區3歲以下兒童,通過體現關愛的互動,為站在養育最前線的照護者提供公益性支持,“給孩子創設一個能夠主動探索和學習的環境”。

區別於短平快的慈善支持,養育未來把精神的“基礎設施”做在了前端。歷時2年,一套針對6-36個月不同月齡嬰幼兒的玩教具和繪本圖書包被研發出來,依託親子活動指導課程的形式,重點關注認知、語言、運動和社交情感四方面能力。項目前期經驗顯示,這套課程不單適用於農村,同樣適合城市的孩子。

方案敲定後,試點於商洛市展開。第一條路徑是家訪。實驗數據顯示,每月上門兩次的干預頻率可以維持孩子的認知、語言、精細運動的能力一直處在良好的發展水平。但是,社會情感發展似乎沒有明顯的變化。哪個環節出了問題?考慮家訪一對一的形式,項目組又增加了每月一次的家庭小組活動來攻克難題,用蔡建華的話説,“結果令人十分滿意”。

“在人員稀少的地區,入户家訪能很好地解決問題,而對人口集中的區域,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案呢?”史耀疆和蔡建華不約而同地想及這一點。為了覆蓋更多孩子和家庭,中心型路徑應時而動。接下來,沿着秦嶺大地的商洛、安康、漢中21個縣,50個養育中心落地。每天6小時左右,一週開放5-6天,照護人帶着孩子來到中心,參加課程並與其他的家長交流。在保持家訪課程的基礎上,中心配置了大型玩具,一方面益於嬰幼兒感統訓練和大運動發展,另一方面集體活動的場所增加了社會性發展的機會。

史耀疆記得,早期進行入户指導的時候,二胎政策還沒開放,許多老百姓聽説計生幹部來了,“抱上娃就跑”;中心開放之初,普通家庭不敢登門,擔心項目只是前期披着“免費”的外衣;隨着宣講力度的擴大,家長們走進了養育中心,中心鼓勵家長借繪本回家,可主動借書的幾乎沒有,於是工作人員就在書架旁邊貼上“損壞不賠”的標語,打消了家長的顧慮……

大大小小的嘗試和調整,從未輕言放棄,只為讓更多的孩子享有平等發展的權利。從家訪到小型中心,到中型中心,再到建立在縣城的大型中心,每一本賬都清晰地推演、驗證,讓項目方案朝着成熟的方向邁進。在蔡建華看來,這對項目的前景頗為重要,也符合農村當下的變化趨勢……“越來越多的孩子隨父母到鄉鎮和縣城生活,抓住這個窗口期,我們要思考如何更好地為他們提供服務”。

從盆景到森林

2017年,這樣的窗口期,在整個項目中找到了連接點。

陝西省安康市寧陝縣,人口7.4萬人,面積卻有廣闊的3000多平方公里,成了被項目組專家鎖定的理想樣本——通過整縣覆蓋的模式,推動項目邁出重要一步。如此設想,與當地政府的籌謀高度趨同:儘管GDP常年徘徊在陝南幾十個縣中的最後幾位,但寧陝縣一直非常重視教育,2011年在國貧縣率先推行15年免費教育。隨着養育未來項目的落地,寧陝將成為中國第一個覆蓋0-18歲全程免費教育的縣級行政區。雙方一拍即合。

“如果説此前的實踐是將盆景做出來,那麼整縣覆蓋相當於種植一片小森林。”蔡建華用了一個精巧的比喻來解釋兩者的跨度,“這種變化對項目而言存在很大挑戰,而且能否落實到位、避免陷入腐敗魔咒,都十分考驗項目機制。”

“造林”伊始,和項目一起來到寧陝縣的,還有湖畔魔豆公益基金會。根據寧陝縣教體科技局副局長周邦國介紹,資金模式方面,縣政府承擔全部的硬件投入,優先選擇政府和學校的閒置校舍做養育中心,如果規劃範圍內沒有相關設施,就租賃民房來滿足場地需求;玩教具、繪本、軟件及人力資源費用,由湖畔魔豆出資配備。2018年8月,首批10個養育中心落成;2019年4月,第二批10箇中心投入使用;同時,5個家訪服務點也在村落間誕生。至此,輻射全縣20個村鎮、1400多名0-3歲兒童的早期發展服務工程全面鋪開。

場地有了,資金有了,面向全縣嬰幼兒的養育師從哪裏來?最初開展家訪時,項目組調動了70多位基層計生技術服務人員,而到了寧陝縣,有了基金會先進管理經驗的加持,便將人員重點放在當地勞動力,特別是女性貧困勞動力的招募上。

“按照程序組織公開招聘,我們擇優錄取六十餘名養育師,”周邦國表示,“由基金會聘請知名兒童早期發展專家,對他們進行集中培訓,再到地方的養育中心進行實踐訓練,篩選出能夠快速適應、敢於表達、善於溝通的養育師。”

35歲的張芳就是其中一員。瞭解到招聘消息時,張芳正困於孩子的教育問題:兒子異常好動,學習面臨困難。本以為男孩子天性如此,張芳並沒有給予重視,直到問題越來越突出才帶孩子到醫院檢查,發現孩子是多動症患兒,已經錯過了最佳干預時間。“自己的孩子沒帶好”,這樣的念頭讓張芳不覺得自己能勝任,甚至有些牴觸這份職業。可是,這位堅韌的媽媽不想就此放棄,“沒帶好更需要來學習”,於是參加並通過了考試,走上了養育師的從業之路。

剛接觸來中心的家庭,張芳的心裏直打鼓: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教?怎樣告訴家長科學的育兒方法?隨着接觸頻率的增加,張芳和年輕的父母熟識起來,工作越來越順利。對於主要照料者為祖輩的家庭,習慣養成成了“一道坎”,張芳就不厭其煩地傳授具體而實用的技巧,幫助他們轉變觀念。

蔡建華表示,寧陝項目開展以來,每個月的3歲以下兒童參加活動覆蓋率能夠達到94%。在國際上,這樣高的覆蓋率鳳毛麟角。從評估結果和觀察角度看,參加項目的孩子社會性表現突出,語言表達能力好,認知水平也獲得了提高。

令張芳印象深刻的,有一位習慣用“武力”應對孫子淘氣行為的奶奶……剛來中心的那段日子,一天“動手”的頻率甚至高達四五十次,令張芳暗暗吃驚。正處於強模仿性的年齡,因此孩子將打人變成表達自己的方式,語言發展存在遲緩現象。於是張芳有針對性地給奶奶提供指導,並幫助其建立規則,4個月後,孩子能連續40分鐘聚精會神地閲讀繪本,奶奶也基本不再打孩子了。“這是家長的功勞,”張芳強調,“課程只有幾十分鐘,將方法教給家長,如果沒有家長日復一日地堅持,不會看到這麼大的成果。”

“不單是教孩子,更重要的是教家長如何引導孩子。”周邦國指出,加強家庭在兒童保育、保護和教育中的作用,對孩子的潛力開發和情感培養至關重要。就如同發球和回球:當年幼的孩子大哭着傳遞自己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需求時,就是在向成年人發球,照顧者能否接住球,跟着孩子的興趣走,做出積極的迴應,決定着孩子未來發展的走向。

為鄉土振興注入新生力量

科學而有效,是史耀疆談起項目時尤為強調的關鍵詞。早在9年前商洛的測試中,團隊就引入了國際通用的嬰幼兒早期發展測量診斷金標準——貝利嬰兒發展量表作為測試工具,隨機篩選出干預組和對照組,為科學實驗奠定了根基。

“一個教授帶着學生做研究性的實驗,可以打造成精品,但那是在實驗室裏做的榜樣,放到社會上並不具備推廣性。只有經過隨機干預實驗驗證的項目才能夠推廣。”樣本數量足夠多,才具備説服力。從21個縣、50個村得出的數據,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中國山區農村正在發生的變化,而以整縣覆蓋為目標的模式是否具有實操性,更需要接受每個環節的驗證,倘若證明可行,那麼將為國家在全國農村推進兒童早期發展的普惠性投入提供參考。史耀疆給出了檢驗的三個標準:一是是否有效,二是效果有多大,三是背後起作用的機制是什麼,研究者和實踐者都需瞭然於胸。

誇大項目的研究成果,對一個公益項目的傷害是致命的,如果推廣,必然會造成資源的巨大浪費。如何保障數據的真實性?湖畔魔豆加入前,項目團隊的工作人員通過隨機干預實驗來完成重任;湖畔魔豆加入後,除了採用績效激勵的辦法充分調動養育師的積極性,以改善當地百姓的參與行為,還彰顯出技術的力量。使用面部識別等技術讓看護人實時簽到、簽退,在家訪點定位考勤,通過信息系統進行電子排課、線上學習……過程性行為有跡可循,大數據和規範管理保證了項目不走形。

有人説,養育未來項目是新時代的希望工程,為農村兒童打開了一扇門。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專家支持……如今,養育未來的寧陝模式已經蹚出了一條行之有效的路,邊際效應正在顯現。

“以前我從來不給孩子看書,也不知道怎樣和孩子玩,從事這份職業後才發現,孩子閲讀習慣的培養主要還是靠家長。”一度在育兒上自暴自棄的張芳,現在增添了更多信心與耐心。“再多動的孩子,只要抓住興趣點,還是可以集中他的注意力,可能沒有同齡的孩子時間長,但也能慢慢改變。”今年年初,張芳迎來了“二寶”,握着兩個孩子稚嫩的小手,更覺媽媽的責任重大。在點滴踐行中,張芳相信自己和孩子們會越來越好。

類似張芳的養育師,整個項目中還有許多。母親通過提供服務而有了收入,不會急於外出打工,因為留在本地且接受了較多養育知識輔導,能與孩子建立更多親子依戀聯繫;孩子所獲得的安全感與正能量,潛移默化地改變着生命的脈絡。令周邦國難掩自豪的是,一些優秀的養育師已經到北京、杭州等地去給其他從業者做輔導,“成長得特別快”。

多方聯動的效果,也被WISE所看重,評審委員認為,整個項目的順利進行,體現了政府部門與公益機構之間的合作精神。這讓養育未來從幾百個項目中突出重圍,摘得了素有“教育界的諾貝爾獎”之稱的WISE獎。疫情期間,所有養育師通過線上方式送教上門,將課程拓展到生活中,對家長進行指導,依然保持了70%的覆蓋率。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撫過秦嶺的背脊,寧陝大地甦醒過來,柔和的音樂悠揚地響起。孩子們牽着祖輩的手,或者由父母抱到養育中心,聲聲問候裏,養育師們忙碌起來。曾經圍着鄉間地頭和灶台牌桌的老人們,越來越頻繁地帶上孩子到中心讀書、參加活動,在一塊聊着孩子學了哪些新知識、會了哪些新技能,抑鬱程度大大降低;晚上回到家中,看見孩子的父母只顧抱着手機,他們也會出面阻止,讓親子陪伴的質量不斷提升。年輕媽媽在中心找到了更多交流的對象,在學習和分享中解決育兒困惑,養育路上不再孤單。整個農村社區呈現出和諧氛圍,村風民風不知不覺間向善向好。

肉眼可見的改變,最終化作一股湧動着生機的力量,給2019年剛剛完成貧困縣摘帽的寧陝縣,注入了更多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底氣。只有教育才能從根本上提高人口素質,讓鄉村不再返貧。周邦國介紹,他們正考慮讓縣衞健部門一起參與,管理機制上“衞教結合”,將營養與健康的內容也加入進來;內容上突出“康智雙撫”,聚焦衞生保健和智力開發融合共進;對象上關注“長幼並育”,形成嬰幼兒與照養人共同成長的良好局面;並進一步完善“中心+家訪”的服務方式。要將“雙撫雙育”的寧陝模式打造成一張名片,為改善未來競爭力而持續努力。

去年,“托育元年”掀開了新篇章。幼有善育的大幕已經拉開,恰恰給中國農村嬰幼兒提供了可能。“這8年多來,我們沒有走冤枉路,一步一步都是大家共同推動”,蔡建華清楚,未來的孵化不是朝夕之事,需要更多力量的參與。陝西清澗、江西尋烏、山東日照……遠處,“養育未來”不斷生根發芽,希望的光火跳動,勾勒出一張張柔軟的笑臉,牽動着萬千家庭的幸福。(記者 谷珵)(責任編輯:樊效楨 周彩麗

下一篇:中國教育發佈:教育脱貧攻堅微視頻 | 陝西師範大學《守望滇情》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師大首頁 | 學校辦公室 | 宣傳部 | 紅燭網 | 圖書館 | 為學網 | 後勤集團